沉潇

我自是年少·骑士精神

#就当是1121的生贺了吧#

 

白庶回国时,一位死党请他看了场荣耀职业联赛:轮回vs三零一。

那时刚刚第六赛季,他刚刚开始接触荣耀,玩的还不是骑士。

团赛时,白庶没有看见日后的枪王有多耀眼,他只注意到了那个明明是个脆皮,却担起正面坚攻手责任的刺客。

两队都有刺客选手,可残忍静默被众人掩护玩着猥琐,风景杀却不得不如剑客一般与对手正面对抗。

听死党说,这是三零一的一大特色。

可白庶并不喜欢。

比赛临近尾声,岁还未真正决出胜负,但三零一的失败似乎已成定局。

他借口家中有事,提前退场。

出了场馆门他找了家小吃店吃了顿夜宵才往回走。

看了看表,也不早了,白庶觉得抄小路回去。

那条小巷不算偏僻,却很少人来。

不远处的路灯下站着一个男人。

白庶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男人低着头,容颜隐在阴影之下看不真切。

在哪儿见过呢?白庶在脑子搜索着。

这是……三零一的杨聪?

白庶有些惊讶,走到那人面前,小心翼翼地问:“请问,你是杨聪吗?”

那人抬头,那般样子不是三零一的现任队长还能是谁。

“你是?”杨聪反问。

“我……呃……是你的粉丝。”白庶犹豫片刻,给自己编了这么一个身份。杨聪“哦”了一声,问“有事?”

白庶想了想,回答:“能给我签个名吗?”

杨聪点头,问:“有纸笔吗?”

白庶从兜里翻出来一根黑笔跟一张略略有些褶皱的白纸,递了过去。

杨聪用手垫着在纸上轻轻写下了几行字——

风景杀

              三零一-杨聪

              2021年于s市

然后将纸笔一并换给他,叮嘱到:“收到。”

白庶接过,接着昏暗的灯光看了看这几行字。

风景杀,号称联盟第一刺客的账号卡。

“为什么不用舍命一击?”他冒出这样一句话来。

没有一个刺客不爱这个技能。

杨聪愣了愣,随即半开玩笑地回答:“如果有人能在我用完后,将我护回来,我就用。”

白庶若有所思。

杨聪抬手腕看了看表,冲白庶道别:“不早了,走了啊。”见白庶转头,便转身,向他来时的方向走去。消瘦的背影终消失在夜幕中。

白庶突然有些心疼,那人究竟是怎样抗下一支战队的。

第二日,白庶去了英国。

两个大洲,却并未隔开白庶对国内比赛的好奇。

在外服创建账号时,他纠结了一下,舍弃了本来的职业,选择了骑士。

原本不过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不料却被英国的顶尖战队看上。

那只战队的主力中有两个皆是刺客,每次舍命一击之后,他都完美地完成了任务,甚至将那两名队友护到可以接受治疗。

一场场职业联赛,冠军在手终登上王座。

泛黄的职业被他小心地夹在书中。偶尔午夜梦回时也会在想若是有朝一日能够并肩那该是个怎样的场景,是否会让杨聪得偿所愿能使出那梦寐以求的技能。不过痴人说梦,怎会同队。

当三零一远赴英国向他抛出橄榄枝时,这位大不列颠的第一骑士毫不犹豫地点了头。

英格兰的媒体炸开了锅,没人明白白庶放着好好的冠军队不待偏偏要回国去一个并非豪门的战队。

当然,也没人知道他当初来打比赛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旁人梦的最初大多是在网游中的意气风发,白庶荣耀起航的地方却是那一场并不喜的常规赛跟一个萍水相逢的路人。

回国那一日正逢大雪初霁,战队队长亲自前来接机。冬日中难得一见的阳光洒满了大地。

白庶半眯着眼睛看着杨聪逆着光朝他走来,模糊得如初见那日。

杨聪在他面前站定,伸出手来:“白庶是吗?你好,我是杨聪,你以后的搭档。”

白庶伸手回握:“和队长搭档,荣幸之至。”

评论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