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潇

我自是年少·一别无期


有一回,王杰希参加了一个访谈节目,一切都挺顺利的,本以为能很轻松地结束,谁成想这最后一个问题问得他措手不及——
“请问王队,心疼的最厉害的一会是什么时候?”
疼的最厉害的一回吗?王杰希恍惚,应该是在第七赛季开赛前夕吧。
看起来很平常的一天。
他正为战队的诸多事宜忙得不可开交时,有人敲了敲桌。
他抬头,方士谦笑吟吟地将一份资料递给他。
王杰希不明所以,却仍将文件夹翻开,是份青训营学员的资料——袁柏清。他认得这人,方士谦的爱徒。
草草阅了一遍,各项指标都很好,称得上优秀,只是这个人的职业……
重重地将夹子摔在桌上,平日里温和的人难得发了脾气。
望着那带笑的人,冷冷质问:“你什么意思?”
幸亏此时就他们二人,不然旁人见了,定然惊叹方神怎么这么大本事,竟把王队惹成这样。
方士谦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漫不经心地回答:“只是看见新人水平不错,给小队长推荐一下而已。”
无辜地跟什么似的。
王杰希没有接话,只是继续瞪着人。
方士谦脸上的笑有些挂不住了,悄然往自家队长那边挪了几步,低头闷声道:“我没要走。”
呵呵,继承人都找好了还不是要走。王杰希冷笑。
“我就算要走,也要等小队长把一切都稳定下来才能离开啊。”方士谦上前轻轻拥住王杰希,“我可舍不得把这些都丢给小队长。”
王杰希瞳孔猛地一缩,一箱平静的脸上隐隐呈着震惊。
他想,那时候真够天真的,居然信了方士谦的鬼话,到最后还不是一言不发就走了。
“王队,你在听吗?”主持人的声音将王杰希拉回了现实。
“大概是第六赛季夏休季末。”
“是因为还没有从败给蓝雨的阴影里走出来吗?”
“……”
王杰希没有说话。
他想起二次夺冠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方士谦宣布退役。
那年他送他去机场。
飞机渐渐消失在云端,王杰希突然感觉心中某处突然松动,有什么东西正在失去。
终是一别无期。

评论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