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潇

花落春仍在


补了个后续。
——————————

花落春仍在,天时尚艳阳。
第一次听到这句诗的时候,我还没有退役,算是个不错的电竞选手。彼时正值春夏之交,我也不知哪根筋搭错了,冲着俱乐部门口那簇早就谢了的迎春花好一阵感慨。发泄完了之后我转身,才发现我们队长正站在我身后。
这要是放在平时我一定面不改色的跟他打招呼,只是刚才我那宛若神经病的举动难保不让人误会。若果非要用个词来形容我现在的感受,那大概就是尴尬,还是大写的那种。
正当我我思忖着怎么解释一下好挽回我那为数不多的形象,他先我一步开口,但也仅仅是叫了一声前辈,就又闭了嘴。我讪讪点了点头,忍了又忍终究没忍住:“小队长。你什么时候到的?”他慢慢悠悠地回答:“就在前辈你停在门口的时候。”言下之意就是什么都听见了。我哑然。
“花落春仍在,天时尚艳阳。”我听见他这么说的时候,很是惊讶。要知道我圈平均学历不过义务教育那九年,高中没读完就出来的比比皆是。
见我这幅呆愣的样子,他以为我没听清,就又重复了一遍,然后自顾自地解释了一遍,末了很郑重地总结:“春天,不会因某个景物地衰败而过去。”我点头,没再说什么,心想这话没法接。
那年我们战队势头正猛,上赛季的总冠军,这赛季以常规赛第一的身份出线,又是一路凯歌地杀到了总决赛。可惜了,有个词,叫造化弄人。赢的,是对手。
赛后队内普遍情绪不高,队长安抚好队员后,我跟他一起出席了发布会。骂声一片,当然也没有指望着那些记者能说什么好的,毕竟是事实摆在那儿。输家年年有,只不过今年轮到了我们。
时隔多年,许多细节早已模糊,唯一可以想起的,不过是小队长那一番话。他说:“花落春仍在,天时尚艳阳。只一次的失败算不了什么,还有下一次。”
我这位队长晚我一年出道,但不知道比我稳重了多少倍,那话若是让旁人说,估计也只得“轻狂”二字的评价,让他来却是无端地让人信服。后来我仔细回想,他眼中那闪烁着的光芒,大概是就那种名为不顾一切的坚定,耀眼的让人移不开视线。
谁也不比谁差,不过是拼一个时运外加破釜沉舟。
队长他说话一向有准,下个赛季,总冠军。又一次发布会,只是再没了之前的刁难。其乐融融,宾主尽欢。当有记者问起我之后的打算时,我微微一笑回答我打算退役。
一时间场面安静了下来,没几秒就又炸开了。之后的问题我一个也没听进去,烂摊子是他替我收拾的。
早就打算好了,夺冠之后功成身退,给自己画一个圆满的句号。六年两冠,也算是荣耀了。
庆功宴和送行宴并在一起办了。跟全队到完别,又安慰了安慰哭的稀里哗啦的新人,就回宿舍收拾东西去了。我没看他一眼,不敢。
对着那待了很久的地方不禁感叹流年似水,刚到时不过十七左右,而今二十四已过,原来一晃,就这么多年。期间我接了个电话,是小队长打过来的。他说:“留下不行吗?”
那声音竟然是发着抖的,他一向最有分寸,也许不过一时冲动。
我可不能陪他一起这么不管不顾,都安排好了,不能变了。
我笑了笑,但也没敢直接回答他,拐了个弯,回答:“花落春仍在,天时尚艳阳。小队长,你教我的。”
就算我离开,战队依旧会是无人能轻视的强队。
有我没我,都一样。

王杰希面无表情地关上了手机上刚刚看过的页面,然后按下锁屏键,黑屏。他掀开被子正打算起身,旁边的不明物体动了动。
王杰希当然感觉到了。他将那边的被子往下拉了拉,露出一张还算恬静的睡颜来,不是方士谦还能是谁。
也只要在这个时候,方士谦才会不作妖不折腾不给他找不痛快。所以一般方士谦要赖床,王杰希绝对不拦着,还期待他能多睡会。【对此方士谦觉得,那是王杰希心疼他舍不得。】
这是这一回,王杰希先是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会儿,接着慢慢把手移到了他脸颊上,看似是轻轻爱抚,然后,用力一掐。
即便如此,床上那人也没真醒过来,只不过是皱了皱眉头,然后含含糊糊地说了句:“杰希别闹。”
绕是如此他家小队长也没放过他,王杰希拿起一边的手机调到刚刚那篇日志在方士谦面前晃了晃,说:“这篇花落春仍在,你写的?”
方士谦依旧没清醒,胡乱“嗯”了一声,似是不耐烦了,把被子往头上一蒙,一副“我不听你别问我我要睡觉”的样子。
“别蒙着脑袋睡,容易闷着。”这下王杰希急了,伸手又把他从被子里刨了出来,话锋一转又回到刚刚那个话题,“你当时真是这么想的。”
方士谦眉头紧锁,“啧”了一声,抬手摸索了片刻就把王杰希搂进了怀里,同时模糊地回答:“我都回来了,睡觉。”
前一句是回答,后一句明显是起床气犯了。
可王杰希没在意。他看了看表,还早,七点不到。他换了个姿势让自己躺的舒服一点。
今天心情好,陪你赖。
后来方士谦醒过来的时候,看见的是他家小队长窝在他怀里,嘴角还往上勾起。

评论(4)

热度(13)